logo
Sreach
资讯分类
Home
/
/
/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四十二)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四十二)

1. COVID-19疫情快讯

■ 3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The Lancet在线发表题为“Health security capacitie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outbreak: an analysis of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annual report data from 182 countries”的研究论文,该研究使用了《国际卫生条例》缔约国年度报告(SPAR)中的18个指标以及国家SPAR报告中的相关数据设立了5个判断标准,并将各个国家/地区分为五个级别,其中1级表示国家能力的最低水平,5级表示国家能力的最高水平。结果显示,在182个国家中,有52个(28%)的预防能力为1或2级,有60个(33%)的响应能力为1或2级。81(45%)个国家的预防能力及78个(43%)响应能力达到4或5级,表明这些国家已做好运行准备。总体而言,各国在预防、发现和应对疾病爆发的能力方面差异很大。只有一半国家为紧急情况提供了充足的资源,这些国家大多是高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各国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以确保具备预防和管理突发卫生事件的能力。为了加强全球对爆发控制的准备,各国之间需要进行能力建设和合作[1]。

■ 3月16日,屠呦呦团队在The Lancet上发表评论文章,指出在新型冠状病毒病肺炎(COVID-19)大流行期间,防范措施对疟疾流行地区至关重要。截至3月12日,非洲的疟疾流行地区已报告了一些新冠肺炎输入病例,包括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和刚果民主共和国。鉴于该疾病的传染性潜力,可能破坏各国为控制疟疾所做的努力,世界各国除了应保持共同警惕外,还需要考虑其当地疟疾流行的情况,并采取额外的防范措施[2]。

2. COVID-19药物及检测研究

■ 3月18日,国家呼吸疾病临床研究中心王辰,中国医学科学院曹彬及武汉金银潭医院张定宇共同通讯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NEJM在线发表题为“A Trial of Lopinavir–Ritonavir in Adults Hospitalized with Severe Covid-19”的研究论文,该研究进行了一项随机、对照、开放标签的试验,以评估口服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疗效和安全性。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分配,以接受标准治疗和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分别为400 mg和100 mg)的治疗,每天两次,共14天;主要判断终点是临床改善的时间,共有199名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接受了随机分组。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有99人,标准护理组有100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治疗与标准治疗至临床改善的时间无差异。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和标准护理组在28天时的死亡率相似。在不同时间点可检测到病毒RNA的患者百分比相似。在改良的意向治疗分析中,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导致的临床改善中值时间比标准护理所观察到的时间缩短了1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的胃肠道不良事件更为常见,而严重胃肠道不良事件在标准治疗组的更为常见。由于不良反应,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组有13例(13.8%)的患者在早期停用服药。总而言之,在住院的新冠肺炎重症成人患者中,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治疗未见超出标准治疗的益处。这些早期数据可以为今后的研究提供参考,以评估这种药物和其他药物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中的作用[3]。 

■ 3月16日,援鄂广东医疗队在medRxiv发表了一篇题为“Heat inactivation of serum interferes with the immunoanalysis of antibodies to SARS-CoV-2”的研究,通过用定量荧光免疫色谱测定比较血清56°C灭活30分钟的前后新型冠状病毒抗体的水平,发现热失活显著影响血清抗体的含量,所有34个COVID-19患者(100%)的血清样本IgM水平平均下降53.56%。在34个样本中,有22个样本(64.71%)的IgG平均水平下降49.54%。在非COVID-19疾病组(n=9)中也可以看到类似的变化。值得注意的是,44.12%的IgM水平在加热后降至检测限以下,这表明热失活可能导致这些样品的假阴性结果。结果表明,血清在56°C下热失活30分钟显著干扰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的免疫分析,研究者不建议在免疫分析之前进行热失活,如果样品是通过加热预失活的,应考虑出现假阴性结果的可能性[4]。

3. COVID-19流行病学研究 

■ 3月16日,新加坡卫生部Rachael Pung等人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The Lancet在线发表题为“Investigation of three clusters of COVID-19 in Singapore: implications for surveillance and response measures”的研究论文,深入分析了新加坡最早发现的3起COVID-19聚集性疫情A、B、C。截至2020年2月15日,已有36例COVID-19病例在流行病学上与新加坡的这三个本地传播病群相关,425个紧密接触者因此被隔离。

文章指出,疫情防控不仅要外防输入,发现社区中的病例也至关重要。与疫情严重地区存在较大流动量的国家地区,应加强对本地病例的识别监测,而不仅仅局限于有疫情地区旅居史的人群。在聚集性疫情A和C中,最早被注意到的几名患者都没有中国旅居史,是由于医护人员的高度怀疑或通过新加坡当地的肺炎监测系统而被发现。事实上,加强肺炎监测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发现了新加坡最早84例患者中的10例。同时,对接触者的追踪和隔离要快速响应,以确保病毒不再进一步传播。

另一方面,国际交通的便捷性为疫情控制带来了挑战。聚集性疫情B的发现是由于马来西亚基于《国际卫生条例》分享了病例数据,新加坡随即也基于该《条例》进一步共享了信息,这有助于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病例和接触者的管理,也反映了国际合作和信息共享对于积极发现病例和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同时,应强调个人卫生,尤其是手部卫生。在保健品商店、商务会议中,确诊病例之间都发生了长期、直接的身体接触。同样来自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的研究也证明,在确诊患者的隔离病房中,频繁触摸的物体表面会受到污染。

■ 3月16日,南方科技大学等单位的研究者在medRxiv预印版上发表了论文“Generalized logistic growth modeling of the COVID-19 outbreak in 29 provinces in China and in the rest of the world”,研究人员使用现象学模型剖析了COVID-19在中国的发展以及严格的控制措施在总体水平和每个省内的影响。研究人员利用中国的经验来分析日本、韩国、伊朗、意大利和欧洲的校准结果,并对未来情况进行预测。

研究人员对中国暴发的四个阶段进行了定量记录,并对各省的不同情况进行了详细分析。研究人员根据中国的经验,认为日本存在高风险,到3月25日,估计其确诊病例总数为1574例(95% CI: [880, 2372]),到6月为5669例(95% CI: [988, 11340])。对于韩国,研究人员预计感染病例的数量将在20天内接近峰值7928例(95% CI: [6341,9754])。研究人员估计在积极的情况下有0.15%(95%CI:[0.03%,0.30%])的意大利人口受到感染。研究人员预计欧洲在10天之内会有114867人被感染。这是消极但很可能的情况,相当于0.015%的欧洲人口感染。

研究人员指出,中国实施的严格遏制措施非常有效,各省之间存在一些指导性差异。对其他国家来说,在未来几个月里看到疫情的持续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日本和意大利情况严重,预计疫情短期内不会结束。即将于2020年7月在东京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存在重大风险。伊朗的局势高度不确定,未来前景不明朗,而韩国的疫情即将结束。欧洲和美国都处于疫情的早期阶段,如果不采取认真措施,将对世界健康和经济造成重大威胁[5]。

■ 3月16日,medRxiv预印本发表了来自埃默里大学罗林斯公共卫生学院的题为“Strongly heterogeneous transmission of COVID-19 in mainland China: local and regional variation”的文章。COVID-19在中国武汉市暴发,并且初期传播迅速。春节假期期间的密集旅行加剧了区域和全国范围的传播。文章中研究了COVID-19在武汉本地以及在中国大陆不同城市之间甚至各省之间的传播差异。

文章中除了利用报告的新病例数量外,还收集了一些COVID-19初始病例的详细接触数据,这使得能够估计临床病例的连续间隔,以及小区域和大区域的繁殖数。结果表明,估计的平均连续间隔为4.8天。在武汉疫情早期传播中,一个病例会传染产生多达4个新病例,而在武汉以外传播的强度较小,繁殖数在2以下。在疫情的快速增长阶段,武汉市是一个疫情热点,而在其他省份当地的传染率很低。

文章认为,中国大陆各省暴发的规模主要取决于从武汉输入的病例数量,因为其他省当地的繁殖数很低。COVID-19的流行应通过适当的干预措施加以控制[6]。

 

参考文献:

[1] Kandel N, Chungong S, Omaar A, Xing J. Health security capacitie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outbreak: an analysis of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annual report data from 182 countries. The Lancet.

[2] Wang J, Xu C, Wong YK, et al. Preparedness is essential for malaria-endemic regions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The Lancet.

[3] Cao B, Wang Y, Wen D, et al. A Trial of Lopinavir–Ritonavir in Adults Hospitalized with Severe Covid-19.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

[4] Hu X, An T, Situ B, et al. Heat inactivation of serum interferes with the immunoanalysis of antibodies to SARS-CoV-2. medRxiv 2020:2020.03.12.20034231.

[5] Wu K, Darcet D, Wang Q, Sornette D. Generalized logistic growth modeling of the COVID-19 outbreak in 29 provinces in China and in the rest of the world. medRxiv 2020:2020.03.11.20034363.

[6] Wang Y, Teunis PFM. Strongly heterogeneous transmission of COVID-19 in mainland China: local and regional variation. medRxiv 2020:2020.03.10.20033852.

 

综合整理 | 坪山生物医药研发转化中心、科研部

来源 | BioArt ,iNature

编辑 | 鲍啦

ssdff

  • link
  • link
  • link
  • link

log

数据保护  /  政策  /  OA  /  

深圳湾实验室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32884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