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Sreach
资讯分类
Home
/
/
/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三十四)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三十四)

  1.   COVID-19疫情快讯

■3月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织专家在对前期医疗救治工作进行分析研判总结的基础上,对诊疗方案进行再次修订,形成了《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这次修订增加了病理改变内容,对临床表现、诊断标准、治疗方法和出院标准等也进行了增补和调整,将有利于根据不同人群的疾病特点,更加精准的开展诊疗和救治。其中,传播途径方面增加“由于在粪便及尿中可分离到新型冠状病毒,应注意粪便及尿对环境污染造成气溶胶或接触传播”。另外,鉴于有少数出院患者出现核酸检测复检阳性的问题,为加强对出院患者的健康管理和隔离,此次修订将“应继续进行14天自我健康状况监测”改为“应继续进行14天的隔离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同时要求佩戴口罩,有条件的居住在通风良好的单人房间,减少与家人的近距离密切接触,分餐饮食,做好手卫生,避免外出活动。

■3月2日,芝加哥大学官网发布消息称,由芝加哥大学、阿贡国家实验室等团队联合研究,在2019-nCoV蛋白中发现了COVID-19新的潜在的药物靶点。该靶点Nsp15蛋白与SARS爆发时期的蛋白有89%的氨基酸序列同源性,而关于SARS病毒的研究表明,抑制该靶点可以减缓病毒的复制,这意味着针对Nsp15的药物可以作为治疗COVID-19的潜在药物。新定位的蛋白Nsp15,在冠状病毒中具有保守性,在它们的生命周期和毒力中都是必不可少的。最初,Nsp15被认为是直接参与病毒复制,但在本次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Nsp15通过干扰宿主的免疫反应来帮助病毒复制。Nsp15蛋白在SARS中被作为新药开发的新靶点,但并未取得很大进展,因为SARS疫情消失后,所有的新药研发都结束了。一些抑制剂虽然在当时已经被鉴定了出来,但从未进一步进行药物研发,针对SARS开发的抑制剂现在可以针对这种蛋白进行测试。另外,Nsp15的结构将于3月4日在RSCB蛋白数据库上发布。

(参见: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new-coronavirus-protein-mapped-chicago-reveals-drug-target)

2. COVID-19生物学研究进展 

■3月3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信息中心陆剑研究员和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崔杰研究员在中国科学院主办的National Science Review上发表了名为《关于SARS-CoV-2的起源和持续进化》(On the origin and continuing evolution of SARS-CoV-2)的论文。论文通过对103个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分子进化分析,发现病毒株已发生了149个突变点,而且多数是近期产生的。该研究揭示:新冠病毒已经演化出L和S两个亚型,其中101个属于这两个亚型。从占比上看,L亚型更为普遍达到70%,S亚型占30%。论文作者认为,根据新型冠状病毒的演变方式推测,L亚型和S亚型的传播能力、致病严重程度或许存在较大区别。通过与其他冠状病毒比较,作者发现S型新冠病毒与蝙蝠来源的冠状病毒在进化树上更接近,从而得出S型相对更古老的结论。L亚型在武汉爆发的早期阶段更为普遍,而L亚型的发生频率在2020年1月初后有所下降。作者认为,人为干预可能对L亚型施加了更大的选择性压力,如果没有这些干预,L亚型可能更具侵略性和扩散得更快速。另一方面,由于选择压力相对较弱,在进化上较老且攻击性较小的S型可能在相对发生频率上有所增加。这些发现意味着,目前迫切需要结合基因组数据、流行病学数据和2019年冠状病毒病患者临床症状图表记录,进行进一步的全面研究。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103个样本显示,大部分患者只感染了L亚型或S亚型中的一个。但其中一位近期有过武汉旅行史的美国患者分离出的病毒株,显示其可能同时感染了L型和S型新冠病毒。不过,作者表示目前还无法排除新突变型的可能性[1]。
■3月2日,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等单位的科研人员在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冠病毒演化中的突变、重组与插入”(Mutations, Recombination and Insertion in the Evolution of 2019-nCoV)的研究。研究团队收集并分析了120个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其中包括从11名中国患者身上最新采集到的毒株基因组序列。研究构建的系统发育树表明,不同毒株之间基因序列的差异非常有限。拥有3万碱基的新冠病毒,只有几个碱基发生了变异。
研究还认为,与新冠病毒同源性最高的蝙蝠RaTG13病毒和穿山甲冠状病毒之间可能发生过基因重组。因此,尽管新冠病毒在整体基因结构上与RaTG13最高度同源,但其表面的S蛋白与受体结合的结构域与穿山甲冠状病毒最一致。而S蛋白中存在的独特的四个氨基酸插入(PRRA),可能是弗林(Furin)蛋白酶或TMPRSS2(跨膜丝氨酸蛋白酶2)的酶切位点。冠状病毒在入侵宿主细胞时有可能发生了蛋白酶裂解,从而触发病毒与宿主细胞膜的融合。以上可能解释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为何会如此之强[2]。

3. COVID-19流行病学研究 

■3月4日,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的研究者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JAMA在线发表题为“Air, Surface Environmental, and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Contamination by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2) From a Symptomatic Patient”的研究论文,该研究从新加坡3名患者在空气传播隔离室(每小时进行12次空气交换)、休息室和浴室等26个地点采集了地面环境样本。该研究发现,一名患者的样本在15个房间(包括排气扇)中有13个(87%)检测结果呈阳性,在5个厕所(马桶、水槽和门把手)中有3个(60%)结果呈阳性。另外,患者的大便样本检测呈现阳性。

该研究显示,一名轻度上呼吸道感染的2019-nCoV患者对环境造成了广泛的污染:马桶和水槽样本均为阳性,表明粪便中的病毒可能是潜在的传播途径。清洁后样品为阴性,表明目前的清洁措施已足够。从排气口抽出的拭子测试呈阳性,表明载有病毒的细小颗粒可能被气流置换并沉积在通风口等设备上。2019-nCoV患者通过呼吸道飞沫和排出的粪便对环境造成污染,表明环境是潜在的传播媒介,因此有必要严格遵守环境卫生和手部卫生[3]。

■3月3日,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的研究者们在顶级医学期刊JAMA在线发表题为“Epidemiologic Features and Clinical Course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SARS-CoV-2 in Singapore”的研究论文,该研究首次介绍了新加坡2019-nCoV感染患者的流行病学特征和临床过程。该研究发现,在18例经PCR确诊的2019-nCoV感染住院患者(中位年龄为47岁;9名女性)中,临床表现为上呼吸道感染者12例,6人需要补充氧气;其中,有2名需要重症监护,没有死亡。通过PCR在粪便(4/8 [50%])和血液(1/12 [8%])中检测到病毒,但在尿液中未检测到。5名需要补充氧气的患者接受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使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的5例患者中有4例出现恶心、呕吐和/或腹泻,而3例出现肝功能异常检查结果。总而言之,在新加坡首批被诊断为2019-nCoV感染的18例患者中,临床表现通常是轻度呼吸道感染。一些患者需要补充氧气,并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后有不同的临床结果[4]。

■3月3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金银潭医院等多单位合作在预印版平台medRxiv在线发表未经同行评审的题为“Highly ACE2 Expression in Pancreas May Cause Pancreas Damage After SARS-CoV-2 Infection”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发现ACE2在胰腺(外分泌腺和胰岛中)中表达和分布。而且,包括轻度和重度COVID-19患者在内的临床数据表明存在轻度胰腺炎。67例重症患者中,有11例(16.41%)出现淀粉酶和脂肪酶水平升高,5例(7.46%)出现影像学改变。只有1例(1.85%)显示淀粉酶和脂肪酶水平升高,但未见影像学改变。总而言之,该研究揭示了COVID-19患者轻度胰腺损伤的现象和可能的原因,这表明2019-nCoV感染后的胰腺炎也应在临床工作中予以重视[5]。

 

参考文献:

[1] Tang X, Wu C, Li X, et al. On the origin and continuing evolution of SARS-CoV-2. National Science Review 2020.

[2] Wu A, Niu P, Wang L, et al. Mutations, Recombination and Insertion in the Evolution of 2019-nCoV. bioRxiv 2020:2020.02.29.971101.

[3] Ong SWX, Tan YK, Chia PY, et al. Air, Surface Environmental, and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Contamination by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2) From a Symptomatic Patient. JAMA 2020.

[4] Young BE, Ong SWX, Kalimuddin S, et al. Epidemiologic Features and Clinical Course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SARS-CoV-2 in Singapore. JAMA 2020.

[5] Liu F, Long X, Zou W, et al. Highly ACE2 Expression in Pancreas May Cause Pancreas Damage After SARS-CoV-2 Infection. medRxiv 2020:2020.02.28.20029181.

 

供稿 | 坪山生物医药研发转化中心、科研部

编辑 | 鲍 啦

ssdff

  • link
  • link
  • link
  • link

log

数据保护  /  政策  /  OA  /  

深圳湾实验室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32884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