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Sreach
资讯分类
Home
/
/
/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十六)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十六)

1. 2019-nCoV疫情进展

■ 2月13日晚间,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宣布了一项重要进展,在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中检测到的高效价病毒中和抗体,经实验证明能有效杀死新冠病毒,“我们用康复者特异血浆临床治疗11例危重病人,治疗效果显著。”中国生物官方宣称。新冠特免血浆制品是由康复者捐献的含高效价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的血浆,经过病毒灭活处理,并对抗新冠病毒中和抗体、多重病原微生物检测后制备而成。中国生物目前已加快开展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并投入临床救治重症患者。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专家表示,从临床病理发生过程看,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治疗康复后,身体内会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可杀灭和清除病毒。不容忽视的是,这种利用康复者血浆的治疗方法也隐含着一定的风险和局限性。一是对血清或特免血浆治疗安全性、复杂性和风险性把控;二是带有合规水平病毒抗体的血浆本身就十分有限,还需要进行血型配对,无法应对数以万计的确诊患者数量;三是未经提纯的抗体连同血液输入患者体内,对患者来说,就是强大的异体抗原,生物体会对进入体内的异原物质进行强大的排斥反应。同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采用特免血浆制品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是较为有效的方法。康复者捐献的血浆,会经过一系列处理,得到一个相对纯化的对抗新冠病毒的中和抗体,用于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治疗。

张定宇呼吁,“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来到金银潭医院,伸出你的胳膊,捐献你宝贵的血浆,共同救治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2月13日,《柳叶刀》发表了一篇题为“COVID-19:公共卫生下一步要做什么?”的文章,对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展开的有关发生在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认识,和国际公共卫生策略进行了评述。文章在对相关知识进行回顾的基础上认为,COVID-19与SARS感染的临床表现和流行病学特征存在很大差异,而与造成普通感冒的传统冠状病毒存在更大类似性。即,COVID-19临床表现更为温和,但却以类似普通感冒或流感的方式进行更广泛的传播。基于这种认识,WHO目前的公共卫生建议仍然是以旨在从人类消除这种病毒的积极遏制策略为主。但是,如果发现这种疾病像感冒和流感那样存在广泛的社区传播,WHO会将公共卫生建议转为以对待流感那样的缓和措施为主[1]。

■2月12日,Science在线发表一篇题为“‘A bit chaotic.’ Christening of new coronavirus and its disease name create confusion”的文章,直指令人困惑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正式命名,标题吐槽道:有点混乱。在2月13日,该文章更新了一位来自WHO发言人的回应,称这不是一个让人满意的名字,WHO也不打算采用这个名字。“从风险传播的角度来看,使用‘SARS’这个名字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给一些人带来不必要的恐惧,尤其是在2003年SARS疫情最严重的亚洲,”世卫组织一位发言人在给《科学》杂志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出于这个原因和其他原因,在公共通信中,他们会提到‘造成COVID-19的病毒’或‘COVID-19病毒’,但这两个名称都不是为了取代研究小组选择的病毒的正式名称”。对于此次新冠病毒(SARS-CoV-2)及其疾病COVID-19命名的不统一性以及目前所存在的诸多争论,他们或许还会更加慎重和严谨地讨论和命名。

2. 2019-nCoV生物学研究进展

■2月13日,南京医科大学附属苏州医院王建清研究组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上发表论文,题为“ACE2 Expression in Kidney and Testis May Cause Kidney and Testis Damage After 2019-nCoV Infection”,提示新冠病毒感染可能造成肾脏和睾丸损伤。

论文指出,ACE2(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已被证明是介导2019-nCoV进入人类细胞的主要受体之一,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中。多项研究表明,部分患者除了呼吸系统损伤外,还有肾功能异常甚至肾脏损伤,其机制尚不清楚。而该研究的结果表明,ACE2在肾小管细胞、间质细胞和睾丸输精管细胞中均有高表达。因此,病毒可能直接与此类ACE2阳性细胞结合,损伤患者的肾脏和睾丸组织。鉴于病毒引起的肾损害和具有一定肾毒性的抗病毒药物,作者建议临床工作中应对新冠病毒感染者进行肾功能评价和特殊护理。另外,由于该病毒对睾丸组织具有潜在的致病性,临床医生在住院治疗和后期临床随访中应注意患者睾丸损伤的风险,特别是对年轻男性患者生育能力的评估和适当干预[2]。

■2月12日,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地坛医院多学科团队合作,在预印版平台medRxiv上发表研究文章,文章发现: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比值是预测重症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对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地坛医院2020年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收治的61例COVID-19感染患者进行前瞻性研究。采用LASSO-COX回归分析筛选重症疾病的预后因子,预测COVID-19肺炎的重症概率。用一致性指数、校正曲线、判定曲线和临床疗效曲线评价预测的准确性。结果: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比值的C指数为0.807(95%可信区间为0.676-0.38),校正曲线拟合良好,判定曲线和临床疗效曲线显示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比值具有较好的临床意义。年龄≥50岁且NLR≥3.13的患者易患重病,必要时应尽快进入重症监护室。综上所述,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比值是影响预后最有效的因子,它的早期应用有利于病人分类管理,缓解医疗资源短缺[3]。

■ 2月12日,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的等单位的研究人员在预印本平台medRxiv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分析了123例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患者细胞免疫和细胞因子状况,预测了细胞免疫水平、细胞因子与患者病情的关系。研究将123例新冠肺炎患者分为轻、重症两组,轻症组102例(男55例,女47例),平均年龄43.05±13.12(15~82)岁;重症组21例(男11例,女10例),平均年龄61.29±15.55(34~79)岁。然后采集患者的外周血,检测其中淋巴细胞亚群和细胞因子,并进行相关统计分析。总结来说,该研究揭示重症患者中常见CD4+T和CD8+T水平低,而IL-6与IL-10水平较高,表明T细胞亚群和细胞因子可作为预测病情由轻到重转变的依据之一,但CD4+T、CD8+T、IL-6的“警戒值”仍需大量样本确认。此外,研究人员推测,本研究的一些结果,如轻症组IL-6值为0的患者比例高达55.88%,两组患者在IL-17、TNF、IFN和IL-4方面无显著性差异,两组患者B细胞和NK细胞均不同程度下降,可能的原因为:
(1)本研究确实反映了2019-nCoV自身特征;
(2)在SARS-CoV-2感染的早期,由于病毒变异性强、隐蔽性好,机体无法迅速识别;
(3)SARS-CoV-2进入机体后释放某些特殊因子,干扰机体激活特异性免疫;
(4)其它还未确定的原因[4]。
由同济大学、沈阳药科大学、清华大学等多家单位联合研究的成果“The transmembrane serine protease inhibitors are potential antiviral drugs for 2019-nCoV targeting the insertion sequence-induced viral infectivity enhancement”近期发表于生物学预印本bioRxiv。这项研究为2019-nCoV的病毒感染性增加提供了生物信息学证据,并表明肺泡,肺小肠上皮和食道上皮是潜在的靶组织。由于TMPRSS在2019-nCoV感染中的重要作用,跨膜丝氨酸蛋白酶抑制剂可能是2019-nCoV感染的潜在抗病毒治疗选择[5]。

参考文献:

[1] Heymann DL, Shindo N. COVID-19: what is next for public health? The Lancet.  

[2] Fan C, Li K, Ding Y, Lu WL, Wang J. ACE2 Expression in Kidney and Testis May Cause Kidney and Testis Damage After 2019-nCoV Infection. medRxiv 2020:2020.02.12.20022418.

[3] Liu J, Liu Y, Xiang P, et al. Neutrophil-to-Lymphocyte Ratio Predicts Severe Illness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Early Stage. medRxiv 2020:2020.02.10.20021584.   

[4]  Wan S, Yi Q, Fan S,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lymphocyte subsets and cytokines in peripheral blood of 123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NCP). medRxiv 2020:2020.02.10.20021832.   

[5] Meng T, Cao H, Zhang H, et al. The transmembrane serine protease inhibitors are potential antiviral drugs for 2019-nCoV targeting the insertion sequence-induced viral infectivity enhancement. bioRxiv 2020:2020.02.08.926006.   

 

供稿 | 坪山生物医药研发转化中心、科研部

编辑 | 鲍 啦

ssdff

  • link
  • link
  • link
  • link

log

数据保护  /  政策  /  OA  /  

深圳湾实验室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32884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