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Sreach
资讯分类
Home
/
/
/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十三)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十三)

1. 2019-nCoV疫情快讯 

■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月11日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其中CO代表冠状(Corona),VI代表病毒(Virus),D代表疾病(Disease),19则因为疾病暴发于2019年。谭德塞表示,这样命名是为了避免与地理位置、某种动物、个人或群体相关联。拥有一个正式名称很重要,可以防止名称使用不准确或是“污名化”。“这(COVID-19的命名)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标准格式,可用于将来其他冠状病毒的暴发。”与此同时,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声明,将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SARS-CoV-2"(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新型冠状病毒从分类学角度上讲,是SARS冠状病毒(SARS-CoV)的近亲。声明指出,SARS-CoV和SARS-CoV-2相互独立地从动物传播到人身上的案例表明,我们需要整体研究病毒种类,与专注于单个重要致病病毒的研究达成互补。这类研究能够帮助增进我们对病毒和宿主之间的相互作用的理解,提高对未来疾病暴发的防范能力。
■ 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
2月10日,湖北省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介绍,新冠肺炎实际是一种自限性疾病。“目前在我们医院的治愈率还是很高的。目前我们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的患者累计超过了1500余例,绝大部分患者,包括重症及危重症患者,经过各种氧疗、对症治疗和免疫调节治疗以后,均可以顺利出院,市民不必过分恐慌。”
■ 2月8日一份名为《Caution on Kidney Dysfunctions of 2019-nCoV Patients》的论文已提交医学预印本网站medRxiv公开并等待平台审核通过。该论文研究了来源于武汉、黄石和重庆的59例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患者病例。论文结论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可能存在广泛的肾脏损害,并强烈建议在感染确诊患者入院第一天起,应尽早采用肾脏功能保护措施,尤其是连续性肾脏替代治疗(CRRT),有望为降低危重病人死亡率提供有效措施。研究者建议,因为尿蛋白在很多患者一入院就能够检测到,因此CRRT等系列肾脏保护干预措施应尽早进行;CRRT已经在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等危重患者中使用,并取得有效作用;它可以有效清除危重患者体内的炎性细胞因子,CRRT已经成为各大医院的常规设备,同时拥有大量经过长期培训的使用者和成熟的操作流程。另外,与ECMO(体外膜肺氧合,俗称“人工肺”)等技术相比,CRRT经济成本大大降低。
■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月10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官员也表示,他们看到了近来新增病例逐渐减少的情况。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8日对记者说:“这是个好消息,可能体现了目前采取的控制措施发挥的作用。”不过他也说,许多患者尚未接受检测,因此现在预言感染人数还为时过早。
■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教授伊恩·利普金说,如果成功采取遏制措施,感染率可能在“2月的第三周或第四周”前后“大幅下降”。他说:“如果春季来得较早,感染率会大幅降低。所以时间点大约是在2月底,或者气温开始上升的时候。”但利普金警告说,民众本周重返工作岗位后,感染病例可能会增加。

2. 2019-nCoV治疗药物研究进展 

■ 2月10日,来自中南大学等单位的研究者在《自然》旗下刊物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发表了题为"Therapeutic options for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的评论文章,讨论了利用现有抗病毒药物治疗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潜力[1]。文章称,有望用于控制或预防2019-nCoV新发感染的几种方法包括疫苗、单克隆抗体、基于寡核苷酸的疗法、多肽、干扰素疗法和小分子药物。由于开发新疗法可能需要数月至数年,因此,从“老药”中寻找潜力药物是重要策略。在该文章中,作者们基于SARS和MERS(由另外两种人类冠状病毒引发的感染)的治疗经验,重点讨论了重新利用已被批准用于治疗HIV、乙型肝炎病毒(HBV)、丙型肝炎病毒(HCV)和流感的现有抗病毒药物。

■ 病毒靶向药
已经获批和在研的核苷类似物药物可能具有治疗新冠病毒的潜力。它们包括法匹拉韦(Favipiravir)、利巴韦林(Ribavirin)、瑞德西韦(Remdesivir)和Galidesivir。核苷类似物通常为腺嘌呤或鸟嘌呤的衍生物。它们能够被RNA依赖的RNA聚合酶(RdRP)使用合成RNA链,但是在整合进RNA链之后会阻断RNA链的继续合成,让RNA链的合成提前终止。它们可以用于治疗广谱的RNA病毒,其中也包括冠状病毒。

有报道指出已经获批的蛋白酶抑制剂(双硫仑、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对SARS和MERS表现出活性。双硫仑(Disulfiram)在细胞培养检测中能够抑制MERS和SARS的木瓜蛋白酶样蛋白酶,然而目前缺乏临床证据。在新冠病毒感染患者中检验HIV蛋白酶抑制剂的临床试验已经启动(例如ChiCTR2000029539)。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最初被认为可能抑制SARS和MERS的3-胰凝乳蛋白酶样蛋白酶,并且在非随机开放标签临床试验中与SARS患者的改善临床后果相关。
刺突糖蛋白也是一个吸引人的靶点。格瑞弗森(Griffithsin)是一种从红藻中提取的凝集素,它能够与不同病毒糖蛋白表面的寡糖相结合,其中包括HIV糖蛋白120和SARS病毒的刺突糖蛋白。格瑞弗森(Griffthsin)的胶状剂型和灌肠剂剂型已经在1期临床试验中用于预防HIV感染,然而作为治疗或预防新冠病毒的手段,它的效力和递送系统仍然需要被重新评估。

■ 宿主靶向药物

宿主靶向药包括聚乙二醇化干扰素α-2a和2b、氯喹(Chloroquine)、硝唑尼特(Nitazoxanide)等。
聚乙二醇干扰素α-2a和α-2b已批准用于治疗HBV和HCV,可用于刺激2019-nCoV感染患者的先天性抗病毒反应,现已开始干扰素的试验,例如聚乙二醇干扰素与利巴韦林(ChiCTR2000029387)的抗HCV组合。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聚乙二醇干扰素和核苷化合物是否能协同作用于2019-nCoV。由于皮下注射干扰素治疗有多种不良反应,应密切监测其疗效,必要时减少剂量或停止治疗。
小分子免疫调节剂氯喹可能会调节2019-nCoV的病毒-宿主相互作用,对2019-nCoV具有抑制作用,目前正在开放性试验(ChiCTR2000029609)中进行评估。
硝唑尼特经批准用于腹泻治疗,亦可能抑制2019-nCoV。
但上述这些药物的抗病毒效果需要在临床研究中进一步评估。
除了上述提到的候选药物以外,多项评估其它治疗选择效果的临床试验已经在中国展开,它们包括Umifenovir、Oseltamivir和ASC09F。而且,超过50种已有MERS和/或SARS抑制剂可以被具有病毒防护能力的研究机构用于筛选治疗新冠病毒的潜在疗法。

儿科相关的新冠肺炎综述与临床报道

■ 来自浙江大学的研究者在《World Journal of Pediatrics》发表题为“新型冠状病毒:儿科医生的新挑战” (New coronavirus: new challenges for pediatricians) 的评论文章。作者指出,目前的临床数据与流行病学研究发现,大多数儿童病例临床表现相对较轻。部分患儿会在感染3-7天后逐渐出现发热、乏力、干咳,并伴有鼻塞、流涕等上呼吸道症状,偶有腹泻、恶心、呕吐等消化道症状,可无发热或肺炎表现,预后良好,多在1-2周内恢复,少数儿童病例或可进展为下呼吸道感染。以浙江省10例患儿为例,其年龄112天起到17岁,都是轻微的病例,只有3例表现出肺炎。虽然截止目前暂无儿童患者死亡病例,但是不能忽视潜在的死亡风险[2]。

■ 来自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等单位的研究者在《World Journal of Pediatrics》发表题为“关注儿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诊治:不容忽视的问题”(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ldren: a pressing issue)的评论文章。该文章首先回顾了疫情爆发以来的流行病学特征以及儿童感染的相关临床症状,在28名确诊的儿科患者中,发病年龄从1个月至17岁不等。所有人都是确诊者的家族成员或有密切接触史。儿科患者的临床特征各不相同。有几个病人在诊断时没有明显的临床症状,他们是因为与确诊病人有密切接触而通过筛查发现的。进一步胸部影像学检查提示肺炎。有的逐渐出现发热、乏力、干咳,并伴有鼻塞、流鼻涕等上呼吸道症状,少数出现恶心、呕吐、腹泻等胃肠道症状。文章同时着重分析了以往SARS等时期干扰素在儿童病例中使用的经验与教学,并强调了近期发表的针对2019-nCoV的专家建议中也建议把干扰素作为重点药物。但是文中也强调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证据来证明干扰素的有效性[3]。
■ 来自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等单位的研究团队在《World Journal of Pediatrics》发表题为“儿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诊断、治疗及预防建议”(Diagnosis,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ldren: experts' consensus statement)的综述文章。文章指出,截至1月30日,在9692例的确诊病例中,有28名年龄从1个月至17岁的儿童。为了规范2019-nCoV儿童感染的预防和管理,研究者们召集了一个专家委员会制定了一份专家共识声明,该声明总结了疫情爆发以来儿科的临床诊断经验,包括临床症状、分子生物学实验室检测、胸透检测、流行病学调查等,并给出了抗病毒药物、激素类药物、中医药的使用建议[4]。
■ 来自浙江大学的研究者在《World Journal of Pediatrics》上发表“儿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建议”(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ecommendations for pediatric respiratory infection caused by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研究者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第四版)》和浙江省临床实践的现状,起草了由2019-nCoV造成的儿童呼吸道感染诊断和治疗方案[5]。

 参考文献:

[1] Li G, De Clercq E. Therapeutic options for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 2020.
[2] Chen Z-M, Fu J-F, Shu Q. New coronavirus: new challenges for pediatricians. World Journal of Pediatrics 2020.
[3] Shen K-L, Yang Y-H.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ldren: a pressing issue. World Journal of Pediatrics 2020.
[4] Shen K, Yang Y, Wang T, et al. Diagnosis,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ldren: experts’ consensus statement. World Journal of Pediatrics 2020.
[5] Chen Z-M, Fu J-F, Shu Q, et 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recommendations for pediatric respiratory infection caused by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World Journal of Pediatrics 2020.

 

供稿 | 坪山生物医药研发转化中心、科研部

编辑 | 鲍 啦

ssdff

  • link
  • link
  • link
  • link

log

数据保护  /  政策  /  OA  /  

深圳湾实验室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32884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