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Sreach
资讯分类
Home
/
/
/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八)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八)

1.2019-nCoV 疫情快讯 

2020年2月7日

▄ 华南农业大学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研究攻关情况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据发布会现场介绍,来自华南农业大学等单位的研究团队通过联合攻关,在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的溯源上取得突破。他们的最新研究表明,穿山甲可能为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据了解,攻关团队通过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组样品,锁定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继而通过分子生物学检测,揭示穿山甲中β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70%;进一步对病毒进行分离鉴定,电镜下观察到典型的冠状病毒颗粒结构;最后通过对病毒的基因组分析,发现分离的病毒株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99%。以上结果表明,穿山甲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研究结果对本次疫情的源头防控具有重大意义,为野生动物管控的相关政策调整提供了科学依据。

2020年2月5日

▄每日可检测万人份样本的新型冠状病毒应急检测实验室—“火眼”实验室在武汉正式启动试运行。“火眼”实验室由武汉市政府、东湖高新区、中交二航局、上海诺瑞实验室、华大基因联合共建。1月30日,华大基因完成实验室设计,中交二航局于1月31日正式启动实验室施工,在中交二航局和上海诺瑞的279名员工全力奋战下,仅用5天时间,完成实验室主体施工。核心实验区总面积达1000平米,严格按照P2(生物安全二级)实验室设计,装备华大智造高通量测序整体解决方案和设备;配置30台B2级生物安全柜;批量自动化核酸提取平台配置12台自动化提取设备;同时,配备有配套实验室隔间、样本间、试剂保存间、办公区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日通量可达万人。

世界卫生组织在总部日内瓦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国际社会启动了一项新冠病毒战略准备和响应计划(strategic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 plan,SPRP)。这一战略计划需要6.75亿美元的投资,覆盖2020年2月到4月,主要目的是防止新冠病毒在中国和世界上的进一步扩散,并且保护医疗健康系统较弱的国家和地区。

▄ 来自武汉大学等单位的研究团队在Military Medical Research(军事医学研究)发表 A rapid advice guideline for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fected pneumonia (Standard version)(《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的肺炎诊疗快速建议指南(标准版)》)。该指南遵照WHO快速建议指南方法学、融合临床一线诊治经验,围绕2019-nCoV的病因、防控、诊断、治疗和护理展开[1]。

2. 2019-nCoV生物学研究进展

2020年2月4日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癌研究所蓝斐,蔡加彬等人在bioRxiv在线发表研究论文。论文指出,相当比例的SARS和2019-nCoV患者除了呼吸系统外,还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肝损伤,其机制和意义尚未确定。而该研究使用两个独立队列的单细胞RNA-seq数据对健康肝脏组织中ACE2的细胞类型特异性表达进行了评估,并鉴定了胆管细胞中的特异性表达新冠病毒受体ACE2,而肝细胞则表达很低。结果表明,新冠病毒患者出现的肝损伤,可能是病毒直接与ACE2阳性胆管细胞结合导致胆管功能障碍,或是治疗药物引起的毒副作用,而不是病毒直接与肝细胞结合引起。这些结果提示了正在救治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医疗工作者,需要注意患者的肝反应,尤其是与胆管细胞功能有关的肝反应,需要对出现肝功能异常的新冠肺炎患者进行特别护理[2]。

3.2019-nCoV治疗药物研究进展

2020年2月4日

▄来自德国美因兹大学的研究者在著名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的一篇报道称,为了降低新冠病毒感染死亡率,宿主导向疗法应为一种选择。针对2019-nCoV,现在还没有特异性抗病毒疗法。目前临床治疗的主要方法是对症治疗,以及对重症患者重症监护的器官支持治疗。WHO和其他全球公共卫生机构开展的空前活动主要集中在预防病毒传播、感染控制措施和筛查旅客等方面。疫苗研发已经获得快速资金支持,然而,就像SARS-CoV和MERS-CoV一样,降低2019-nCoV死亡率的治疗研发资金目前尚未到位。而该领域迫切需要集中经费和科学投入,推进针对冠状病毒感染的新型治疗干预措施。随着2019-nCoV继续传播和进化,死亡人数正在呈指数级增长,推进新的治疗研发对于最大限度降低2019-nCoV感染死亡人数至关重要。

( 请参考: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0)30305-6)

▄ 英国伦敦帝国学院Justin Stebbing团队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在线发表研究论文。该研究基于大型医疗信息存储库BenevolentAI的知识图谱,利用机器学习进行搜索,发现巴瑞替尼(Baricitinib),可能具有降低病毒感染肺细胞的能力[3]。(巴瑞替尼,CAS号为1187594-09-7,是一种JAK1/2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其在中国的上市申请(JXHS1800009)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用于治疗对甲氨蝶呤响应不足的中重度类风湿关节炎。)

图1. BenevolentAI知识图以及Baricitinib的结构式。BenevolentAI知识图集成了来自结构化和非结构化来源的生物医学数据。它用一列算法来发现新的作用关系,以提出应对疾病的新方法。2019-nCoV代表2019新型冠状病毒;AAK1 代表 AP-2相关激酶1;GAK代表细胞周期蛋白g相关激酶;JAK1/2代表janus激酶1/2。

▄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肖庚富,胡志红及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钟武共同通讯在Cell Research在线发表研究论文。该研究发现氯喹,在细胞水平上能有效抑制2019-nCoV的感染,不过其在人体上的作用还有待临床验证。(氯喹,CAS号54-05-7,通过增加病毒/细胞融合所需的内体pH来阻断病毒感染;最初用来治疗疟疾,以后用途逐渐扩大。1951年,用于治疗氯喹类风湿关节炎,有一定效果)氯喹及巴瑞替尼都是抑制病毒进入细胞过程,这两项研究有相似之处[4]。

2020年2月5日

▄中日友好医院王辰、曹彬团队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宣布启动瑞德西韦(remdesivir)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研究,正式开始进入临床试验。入组患者761例,其中入组轻、中症患者308例,重症患者453例采取随机双盲的方式进行药物测试。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韦在澳大利亚完成证明该药物可抑制埃博拉病毒的扩散和复制的二期临床试验,证实了对非典型性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病毒病原体均有活性。这些病毒均属于冠状病毒,且与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的结构相似。值得提及的是由于美国新冠肺炎患者服用该药后,效果显著;国内即刻引进,直接跳过一期与二期临床试验,进入3期临床研究。Remdesivir三期临床试验计划显示,2月5日正式开始试验,初步完成将在2020年4月10日,预计最终完成将在4月27日。

4. 2019-nCoV流行病学统计

2020年2月5日

▄ 杭州市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0例,其中有1对夫妻(丈夫徐某某、妻子王某某)同时被确诊,目前在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经流行病学调查,杭州确诊夫妻与确诊病例近距离相遇50秒,没戴口罩,即被传染。另一起发在宁波的快速感染事件,也是因为被感染者未戴口罩。该名患者在双东坊菜场买菜时与路人(江北区确诊患者:女,61岁)在同一摊位有过短暂(约15秒)的近距离,且两人均未佩戴口罩,而后该名患者被传染。

2020年2月4日

▄ 国家卫健委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据介绍,死亡患者主要是集中在湖北省,截止到2月3日24时累计414人,占全国的97%,湖北省确诊病例的病死为3.1%,全国为2.1%。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说明:“武汉市的死亡人数是313人,占全国死亡的74%,武汉市的病死率是4.9%。湖北省和武汉市的病死率都是高于全国水平的,如果除掉湖北省以外的其他省份的病死率是0.16%。所以,从这组数字大家可以看出,主要的死亡还是在湖北,主要还是集中在武汉,对于全国其他省份,虽然病例数也不少,但是病死率其实是相当低的。从这一点来讲,我们还是有信心的,我们这些病例绝大多数还是轻型的病例,所以不必产生恐慌。

▄从对死亡病例的分析情况来看,我们也测算了一下,全国的病死率基本是稳定的,现在是2.1%,疫情初期时是2.3%,可以说是略有下降。对死亡病例进行分析,以男性为主,占2/3,女性占1/3,并且是高龄为主,80%以上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75%以上是一有种或一种以上的基础疾病,并且这些基础疾病都是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还有一些患者是有肿瘤这样的基础疾病。我想跟大家解释一点,对于高龄而且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只要感染了肺炎,不是指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这些高龄的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只要感染了肺炎,在临床上来讲就是一种高危因素,病死率本身也是很高的,所以并不是说因为感染了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死率才高”。

参考文献:

[1] Jin Y-H, Cai L, Cheng Z-S, et al. A rapid advice guideline for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infected pneumonia (standard version). Military Medical Research 2020;7:4.

[2]Chai X, Hu L, Zhang Y, et al. Specific ACE2 Expression in Cholangiocytes May Cause Liver Damage After 2019-nCoV Infection. bioRxiv 2020:2020.02.03.931766.

[3]Richardson P,GriffinI,TuckerC,etal.Baricitinib as potential treatment for 2019-nCoV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 The Lancet 2020.

[4]Wang M, Cao R,Zhang L,etal. 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 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 Cell Res 2020.

 

供稿 | 坪山生物医药研发转化中心、科研部

编 辑 | 鍮 鍮

ssdff

  • link
  • link
  • link
  • link

log

数据保护  /  政策  /  OA  /  

深圳湾实验室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32884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