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Sreach
资讯分类
Home
/
/
/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六)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六)

1. 2019-nCoV生物学研究进展 

2020年2月4日

国家卫健委最新发布了《关于做好儿童和孕产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儿童和孕产妇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的肺炎的易感人群”。通知要求,进一步做好儿童和孕产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在武汉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武汉目前检测试剂数量不够,因此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检测。“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目前在武汉还做不到,希望全国支持武汉。”近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张笑春医生、武汉科技大学教授曾燕,先后通过各种管道,呼吁在原来的检测试剂的基础上,调整目前的诊断疗程,加用低剂量胸部CT做为初筛的办法。鉴于目前形势紧迫,美国放射肿瘤学会院士、MD安德森癌症中心终身教授张玉蛟呼吁: 把CT 影像学诊断,病史和临床表现做为临床诊断2019-nCoV 的选项之一。同时,进一步优化各种诊疗技术,在短时间内,攻克难关。建立这一诊断原则,也有利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做为应对参考。但CT诊断也有其局限性:1. 与其它肺部感染有一定程度的重叠;2. 早期感染可能沒有明显的肺部影像改变。3. 影像诊断标准有待进一步完善。

2020年1月31日

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医大学等单位的研究团队在生物学预印本杂志bioRxiv发表的论文称,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一样,2019新型冠状病毒也是通过细胞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进入主细胞。为了分析ACE2表达细胞的组成和比例,探索2019新型冠状病毒在消化系统感染中的可能途径,对4组肺、食管、胃、回肠和结肠的单细胞转录体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ACE2不仅在肺AT2细胞、食管上皮细胞和复层上皮细胞中有高表达,而且在回肠和结肠吸收性肠上皮细胞中也有高表达。这些结果表明,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是2019型新冠状病毒感染的潜在途径[1]。

2.2019-nCoV生物学研究进展 

2020年2月4日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李兰娟院士说,根据初步测试,在体外细胞实验中显示:(1)阿比朵尔在10~30微摩尔浓度下,与药物未处理的对照组比较,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达到60倍,并且显著抑制病毒对细胞的病变效应。(2)达芦那韦在300微摩尔浓度下,能显著抑制病毒复制,与未用药物处理组比较,抑制效率达280倍。李兰娟院士说,抗艾滋病药物克力芝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效果不佳,且有毒副作用。她建议将以上两种药物列入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李兰娟院士团队成员、浙江援鄂重症救治组领队、浙大一院副院长陈作兵提醒,“这两种药为处方药,患者一定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他还介绍,现在这两种药物已经在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中使用,下一步计划用这两种药物替代其他效果欠佳的药物。

图1. 阿比朵尔(Arbidol)和达芦那韦(Darunavir)的化学结构式。

2020年2月3日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基础医学院等联合科研团队宣布,筛选出五种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抗病毒药物。分别是Beclabuvir、沙奎那韦(Saquinavir)、比特拉韦(Bictegravir)、洛匹那韦(Lopinavir)、多替拉韦(Dolutegravir)。

3.2019-nCoV生物学研究进展 

2020年2月2日

来自陕西中医药大学等机构的研究团队在医学类预印本杂志medRxiv发表的论文称,该研究团队从16省收集了287例确诊病例(截至2020年1月28日),对照分析了新型肺炎与非典的流行趋势。研究显示新型肺炎传播力更强,治疗周期更长,但杀伤力更低。新型肺炎同期病死率明显低于非典,治愈率明显更高,提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后良好(“预后”是指根据经验预测的疾病发展情况)。基于武汉和湖北地区的死亡率明显高于其他地区,而其他地区继发病例更多,推断第一代病例的危害可能高于继发病例[2]。

medRxiv预印本在线发布一则文章,研究了武汉封城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影响,对此做出了早期评估。该文章联合署名作者来自于中国大陆、中国香港、美国和英国多家机构。文章表明,武汉出行禁令推迟了疫情从武汉向中国其他城市的传播速度。2020年1月23日,中国关闭了进出武汉的交通,以遏制疫情的爆发。通过结合流行病学和人口流动数据,研究者发现出行禁令减慢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扩散速度,从武汉到中国其他城市的传播时间延迟了2.91天(95%置信区间:2.54-3.29)此延迟为其他控制措施争取了时间,对遏制疫情流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超过130个城市受益于此。

2020年1月30日

来自中国疾控中心等单位的研究团队在著名学术期刊《柳叶刀》发表论文称,通过对9例2019-nCoV感染的肺炎患者中提取的病毒株进行基因测序,研究团队发现2019-nCoV可能来源于蝙蝠,但它入侵人体细胞的路径与SARS病毒类似。这些病毒株与2018年在舟山采集的两种蝙蝠源性类SARS冠状病毒最接近,同源性达到88%,因此来源于蝙蝠的可能性最大;与2003年爆发的SARS病毒同源性为约79%。由于它具有与SARS类似的受体结合区域结构,因此入侵人体细胞的路径也与SARS类似。尽管蝙蝠可能是病毒来源,但一些事实表明另一种动物正在充当蝙蝠与人类之间的中间宿主。首先,病毒暴发于2019年12月下旬,当时武汉大多数蝙蝠物种正在冬眠。其次,在华南海鲜市场上没有出售或发现蝙蝠,而有各种非水生动物(包括哺乳动物)可供购买。另一方面,研究也描述了第七种人类冠状病毒的基因组结构,它可以引起严重的肺炎,并阐明其起源和受体结合特性。总之,与2019-nCoV相关的疾病暴发再次凸显了野生动物中隐藏的病毒库以及它们偶尔扩散到人群中的潜力[3]。

2020年1月29日

来自复旦大学等单位的研究团队,在生物学预印本杂志bioRxiv发表的论文对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的进化与变异进行了研究。研究称,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至少有两种不同的毒株在感染人类,而且通过研究基因组核苷酸替代的情况,推断感染情况在病毒被分离的3-7个月前就已完成,即是去年的5-9月;期间没有病例报告,表明人类可能隐性感染病毒但不表露症状。另一方面,该论文称武汉海鲜市场不一定是第一个疫情爆发的地方[4]。

4.2019-nCoV生物学研究进展 

2020年2月4日

在4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针对湖北省重症病例较多的情况,已经建立院士团队巡查制度。钟南山院士团队、李兰娟院士团队、王晨院士团队对武汉市定点医院重症患者救治进行巡诊,评估患者病情和治疗方案,评估需要转诊集中收治的患者,确保重症患者科学救治。而关于防护用品供应情况,焦雅辉在发布会上表示,防护用品最短缺的是N95口罩和医用防护服,为了保证这些非常宝贵有限的防护资源能够合理使用,工信部、药监局和国家卫健委共同来研究如何来分类分区使用这些防护用品。针对湖北省重症病例较多的情况,在原有三家定点医院基础上,即金银潭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新开设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计划收治1000名重症患者。而关于瑞德西韦药物试验情况,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介绍说,目前关于瑞德西韦的临床药物试验正在进行,牵头单位是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将于今日(2月4日)下午抵达国内。孙燕荣还表示,经过科技部有关专家的筛选,一款曾被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磷酸氯喹”也被发现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果。

2020年2月3日

在3日的世卫组织执委会第146届会议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再次强调,防范是必要的,但无须过度反应。世卫组织不建议各国采取任何旅行或者贸易限制措施,呼吁各国采取基于证据、令人信服的措施。他同时也警告了谣言和错误信息传播的危害。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今天表示,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近日多次强调,这是一个需要事实而不是恐惧的时刻。病毒固然可怕,但比病毒更可怕的是谣言和恐慌。因此,世卫组织一直呼吁各国基于事实采取令人信服的措施。

参考文献:

[1]H. Zhang, Z. Kang, H. Gong, D. Xu, J. Wang, Z. Li, X. Cui, J. Xiao, T. Meng, W. Zhou, J. Liu, H. Xu, The digestive system is a potential route of 2019-nCov infection: a bioinformatics analysis based on single-cell transcriptomes. bioRxiv 2020, 2020.2001.2030.927806.

[2]R. Zhang, H. Liu, F. Li, B. Zhang, Q. Liu, X. Li, L. Luo, Transmission and epidem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Infected Pneumonia(NCIP):preliminary evidence obtained in comparison with 2003-SARS. medRxiv 2020, 2020.2001.2030.20019836.

[3] R. Lu, X. Zhao, J. Li, P. Niu, B. Yang, H. Wu, W. Wang, H. Song, B. Huang, N. Zhu, Y. Bi, X. Ma, F. Zhan, L. Wang, T. Hu, H. Zhou, Z. Hu, W. Zhou, L. Zhao, J. Chen, Y. Meng, J. Wang, Y. Lin, J. Yuan, Z. Xie, J. Ma, W.J. Liu, D. Wang, W. Xu, E.C. Holmes, G.F. Gao, G. Wu, W. Chen, W. Shi, W. Tan, Genomic characterisation and epidemiology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mplications for virus origins and receptor binding. The Lancet.

[4] C. Xiong, L. Jiang, Y. Chen, Q. Jiang, Evolution and variation of 2019-novel coronavirus. bioRxiv 2020, 2020.2001.2030.926477.

 

供稿 | 坪山生物医药研发转化中心、科研部

编 辑 | 鍮 鍮

ssdff

  • link
  • link
  • link
  • link

log

数据保护  /  政策  /  OA  /  

深圳湾实验室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32884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