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Sreach
资讯分类
Home
/
/
/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五)

科研快讯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研究进展(五)

1.2019-nCoV生物学研究进展 

2020年2月3日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在Nature 在线发表题为“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n”的研究论文。论文指出,在疫情早期,研究团队从5名患者中获得了全长基因组序列,它们之间几乎完全相同,共有79.5%的序列识别到SARS-CoV。对7个保守的非结构蛋白的两两序列分析表明,该病毒属于蝙蝠SARSr-CoV物种。从一名危重病人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分离出2019-nCoV病毒,该病毒可被几名病人的血清中和。最终研究团队发现肆虐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nCoV-2019的序列在全基因组水平上与一种蝙蝠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重要的是,团队已经证实这种新的CoV使用与SARS-CoV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ACE2。该研究成果为后续病毒致病机理、病毒溯源等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

复旦大学张永振团队在Nature 在线发表题为“A new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的研究论文,该研究报告了一名在海鲜市场上工作的患者,该患者于2019年12月26日入住武汉市中心医院,患有严重的呼吸系统综合症,包括发烧,头晕和咳嗽。支气管肺泡灌洗液样品的基因组RNA测序,鉴定了一种新型的RNA冠状病毒,在此称为为WH-Human-1冠状病毒(也是后面称为的2019-nCoV)。对完整病毒基因组(29,903个核苷酸)的系统进化分析表明,该病毒与一组来自中国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样本最相似(89.1%核苷酸相似性)。这次疫情的爆发凸显了病毒从动物身上扩散到人类身上并导致严重疾病的能力。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李毅团队在bioRxiv在线发表的研究论文,该研究估计2019-nCoV爆发可能于2019年11月9日起源于武汉,而武汉是2019-nCoV爆发在中国及其他地区蔓延的主要枢纽。该研究结果可能对涉及中国及其他地区2019-nCoV的有效预防策略有用。但是,由于有限数量的2019-nCoV基因组序列,该结果估计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因此,结论应被认为是初步的,并应谨慎解释。随着疫情的持续进行,分析中添加更多的新序列可能会大大改变上述结果。研究结果表明,2019-nCoV暴发是由移民和旅行造成的,因此在设计干预措施以结束2019-nCoV在中国及其他地区的传播时,必须考虑本地,国家和国际战略。

据泰国卫生部消息,一名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中国女性在接受用于治疗流感和HIV的抗病毒鸡尾酒疗法治疗后,病情有了显著改善。医生Kriengsak Attipornwanich表示,这名71岁的患者在接受此联合治疗48小时后,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阴性。医生是将抗流感药物奥司他韦(oseltamivir)与用于治疗HIV的抗病毒药物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相联合。需要强调的是,医生们表示,这一治疗方案能否在更多患者中推广需要等待进一步的研究。此外,根据我国科学家在《柳叶刀》上的报道,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已经启动了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联合治疗2019-nCoV感染的肺炎的随机对照试验(ChiCTR2000029308)。试验旨在评价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和干扰素-α2b联合治疗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住院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www.chictr.org.cn)中检索发现,2月2日,四川省医学科学院和四川省人民医院也启动了一项相关临床研究(ChiCTR2000029468),目的是评估洛匹那韦/利托那韦(LPV/r)+恩曲他滨(FTC)/丙酚替诺福韦(TAF)用于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的效果。包括以上两项国内研究在内,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到2月3日已登记启动了30项新型冠状病毒研究,涉及多项中药和西药。试验涉及药物包括中药、血必净注射液、糖皮质激素、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利巴韦林+干扰素α-1b、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干扰素-α2b等,见附表1: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已登记启动的新型冠状病毒研究项目。

在湖北省新闻发布会上,湖北省科技厅厅长王炜透露,在动物溯源研究方面,研究证实,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研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一种蝙蝠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

发布在国际顶级期刊《Nature》的一则新闻报道称,全世界的病毒学家都渴望获得2019-nCoV活样本,并且正在制定相应计划以测试疫苗和药物、建立动物模型并探究与该病毒相关的生物学问题。

2.2019-nCoV治疗药物研究进展 

2020年1月31日,中国药科大学药物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余文颖团队一改“基于靶点找药”的传统研究思路,创新筛选方式,即以现有的X-RAY单晶衍射证明的有活性的SARS抑制剂为模板,采用基于配体的药物设计方法,在所有上市药物里进行药物筛选,迅速发现了多种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药物,具有潜在临床应用价值。通过具体分析,余文颖团队找到了1个广谱抗病毒药物和3个抗HIV蛋白酶抑制剂、1个ACE抑制剂类的抗高血压药物、1个治疗肺结核的抗菌药和10个广谱抗菌药物等。这些药物单独或者联用组合,可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临床治疗提供参考。他们后续将继续深入开展针对性的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活性测试,以期为临床研究和治疗提供更为有力的指导。

(请参考:http://news.cpu.edu.cn/eb/72/c243a125810/page.htm)

2020年2月2日,美国卫生官员证实了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可能性之后,世界疫苗巨头研发公司葛兰素史克(GSK)与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the 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 CEPI)联合宣布,将提供其AS03佐剂技术,以加强由CEPI资助的2019-nCoV疫苗研发项目。GSK公司的佐剂已经在全球各地的疫苗当中使用,包括H1N1和H5N1大流行性流感疫苗。其有助于增强疫苗的功效,从而帮助研究者更快速的制造疫苗以供应全球大流行的趋势。

(请参考:http://www.xinhuanet.com//health/2020-02/04/c_1125528746.htm)

 3.2019-nCoV最新流行病学统计 

病毒进化的理论证据(发表于2020年1月24日)

Domenico Benvenuto等人利用2019-nCoV的基因信息,结合SARS, MERS以及蝙蝠的类SARS的冠状病毒构建了进化树,从生物信息学的视角解读了这些冠状病毒的进化关系。他们发现,2019-nCoV与2015年分离发现的蝙蝠的类SARS的冠状病毒聚成一类,提示本次流行的冠状病毒可能由蝙蝠类SARS的冠状病毒而来[1]。

参考文献:

[1] D. Benvenuto, A. Ciccozzi, M. Giovannetti, M. Ciccozzi, S. Spoto, S. Angeletti, The 2019-new coronavirus epidemic: evidence for virus evolution. J Med Virol 2020.

附表1: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已登记启动的新型冠状病毒研究项目(2月3日)。

ssdff

  • link
  • link
  • link
  • link

log

数据保护  /  政策  /  OA  /  

深圳湾实验室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32884号

top